1. 北竹林首页
  2. 资讯
  3. 比特币

一位美国海军眼里的比特币:控制公地意味着控制商业,数字世界是比公海更大的公地

这篇文章来自于一位美国海军的亲笔博客。他想和我们聊一聊「自动步枪经济学」——比特币就像数字公海里的AK-47,它让每个人都能成为分布式的暴力机器。

当兵的那段记忆,有个画面我至今一直忘不掉。那是在造…

这篇文章来自于一位美国海军的亲笔博客。他想和我们聊一聊「自动步枪经济学」——比特币就像数字公海里的AK-47,它让每个人都能成为分布式的暴力机器。

一位美国海军眼里的比特币:控制公地意味着控制商业,数字世界是比公海更大的公地

当兵的那段记忆,有个画面我至今一直忘不掉。那是在造价十亿美元的战舰上,我站在指挥中心里,静静地看着对面一名索马里海盗在红外线视野中小便。

当时是凌晨4点左右,我在黑暗的指挥室里喝咖啡,周围只有几十个雷达屏幕闪着微光。我边喝咖啡边数他周围有多少个在睡觉的同伙。天亮前,我的队友们需要把这些人全部干掉。

通过高科技的武装指挥,美国海军几乎可以控制海上、海底、海平面或者任何跟海有关的领域。作为一名水面作战军官,我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美国霸权的日常维护,确保我们自由贸易和资本主义的力量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和美国最接近的竞争对手是中国,但在这方面他们至少也落后我们数十年。

尽管如此,在距离索马里三千公里之外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人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不管是伊拉克还是阿富汗,这些国度里到处充满了一种低技术含量的暴力——我把它叫作“分布式的暴力“——因为我的兄弟们需要面对的是一群手持AK-47冲锋枪、身上绑着携简易爆炸装置(土炸弹)的敌人。美国忘记了越南的教训,然后重新在费卢杰的街道上交学费。

对于那些不了解军事的读者们,我要告诉你们,跟社会上普遍的认知不同,海军其实是一门综合了全球经济学、分布式系统和高风险博弈论的最高实践教育。我从它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一课是:文明是由掌握商业的权力所塑造的。今天,这种力量是航母打击组。明天,则是比特币节点。

 

1

舰队

你听到的所有关于海军的故事都是真的。海军们喜欢在港口靠岸时跑去喝酒,我们对酒的种类也不挑剔。不过,在我第一次靠岸时,我已经开始偏爱纽卡斯尔的味道了。这主要归功于我的队友们。在从巴林到香港的每个港口里,他们总能找到一家英式酒吧。

从一家英式酒吧到另一家英式酒吧,有时候我会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跟随几个世纪前大英帝国皇家海军们的步伐。他们当时不论走到哪里,在世界各地都是霸主,于是也才有了这些散落各地的英式酒吧。不过英国人的厨艺真的不太行,好在我们大多数夜晚都是在麦当劳里度过的。10000年后,这些餐厅菜单也许就会成为考古学家的“罗塞塔石碑“,用来解开关于21世纪的秘密。

英国人做酒吧,美国人做汉堡。你可以很容易地在世界上各个主要港口找到这两样东西,这并不是偶然的。几个世纪以来,飞过英国国旗的船只让这个小小的岛屿塑造了整个世界的形象。他们不是第一个成功这么干的人。更早之前,西班牙大帆船不仅保障了天主教传教士安全航行到美洲,也保障了阿兹特克金币和财宝能安全返航回来。他们和昨天的英国、以及今天的美国都是一样的,道理很简单——控制公地就意味着控制商业,没有比公海更大的公地。

海军的力量体现在它与贸易的联系上。一支普通的军队可以争夺并占有重要资源,但它的控制范围受到了地理因素的限制。另一方面,舰队可以建立封锁,占据阻塞点,阻止世界各地的走私者。依靠远程的炮弹射程,舰队能把自己的力量投射到很远的地方。在平静的海面上,暴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得到了无限的延续。而在必要的时候,这种暴力也能完成低成本的撤退。英国人正是利用舰队这一工具建立起了自己的帝国。麦当劳、苹果手机、好莱坞以及其他的美国式资本主义,都是建立于今天美国航母打击组之上的产物。

2

海盗

在世界的另一端,索马里海盗们一开始不过只是几个心怀不满的渔民而已。索马里政府于1991年倒闭,海岸警卫队收拾行李回家,白白留下了当地丰富的渔业资源,供外国工厂的拖网渔船随意捕捞。股票大幅跌破,当地经济系统也跟着崩溃了。

为此,本地一些有进取心的渔民意识到,虽然他们没有鱼了,但多出了很多的枪。于是他们建造了一支海军民兵,将外国工厂的拖网渔船扣押下来,要求他们支付偷盗捕鱼的费用。事实证明,这个计划的效果远超预期。越来越多的赎金开始涌入他们的口袋里,于是渔民们彻底转型为海盗,并且一鼓作气将业务扩展到了包括欧洲、亚洲和中东船只所在的狭窄商业航运海道上。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真正关心这些海盗的所作所为。

亚丁湾从红海南端延伸至西印度洋,它把来自波斯湾的石油和来自亚洲的电子设备运送到黑海、地中海和欧洲大西洋沿岸的港口上。几百万美元的海盗赎金和一个季度的全球贸易总额相比,相当于大海里一个不起眼的小水滴。在媒体报道海盗故事之前,这里的航程保险费甚至没有发生过变化。海盗故事上了报纸头条后,伦敦劳埃德保险公司才意识到,原来他们可以从公众对海盗的注意力身上快速赚上一笔。

海盗也不是美国海军的目标。美国海军并不是为了小规模作战而建设的。海盗可能会获得媒体们的新闻报道,但五角大楼更关心中国潜艇和俄罗斯轰炸机。

 

3

自动步枪经济学

 

真正的问题出现在,当其他恐怖组织开始利用索马里的崩溃趁虚而入的时候。基地组织的东非分支 Al Shabbab 建立了一个无政府状态的据点向海盗施加压力,要求他们为基地组织增加收入。一千万美元的赎金可能对全球海贸经济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但一千万美元能为圣战购买大量枪支。

忘记核武器吧。AK-47(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才是20世纪最重要的武器。甚至在21世纪,也暂时还没有出现可与之匹敌的对手。AK-47坚固耐用,对用户友好,同时杀伤力巨大,能像隐形轰炸机一样杀死你。

原因很简单——个人的死亡只是一种固定成本。而复杂的武器系统构建起来通常很昂贵,并且难以操作。一枚炸弹看起来只需要花费25,000美元,但这并不包括载着它(炸弹)的飞机,为飞机加油的大型飞机,驾驶飞机的飞行员,修理飞机的维修人员,管理培训的人力资源部门,工资单和职业发展部门这些额外的成本。这个成本清单还可以继续数下去。美国军队在能力上当然非常强,但他们不是很灵活,一切调动都需要依赖整个系统。

作为对比,AK-47步枪便宜,有效,同时是高度分布式的。任何普通人都可以在一个下午学会操作AK-47。基本的步兵战术也不像火箭科技那样复杂。

AK-47对于战争的意义,就好比iPhone对计算机的影响。它代表了一个隐喻:对用户更友好的力量,最终会被更多的人掌握在手中。这种可扩展性,让一批种田的农民和放羊的牧民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击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军队。越南和俄罗斯在阿富汗的战争,一直都是低端暴力武装战争的经典研究课题。

4

AK = RSA

 

当条件合适时,「便宜」和「可扩展性」会打败「大型」和「集中式」。密码学家惠特菲尔德·迪菲和马丁·赫尔曼是另一个典型的代表,他们把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哲学带到了信息战的世界里。

在非对称加密技术出现之前,为别人提供安全通信业务几乎是一门不太可行的坏生意,这里面有太多让人头疼的难题。

针对大型组织的秘钥管理流程通常非常复杂,只有对存在强烈保密需求的大型政府机构才会采用,因为只有这些机构负担得起安全通信业务的成本。这就把军事和情报部门以外的所有潜在用户都排除了。而且,即使是能够负担得起成本的大型政府机构,这种安全通信业务也不能保证绝对安全。不信的话,问问日本上将山本五十六就知道了——

(日军通讯密码曾以复杂出名,由一万个五位数组成,太平洋战争期间又升级12次,看似牢不可破,却难挡百密一疏。在偷袭珍珠港得手后,山本五十六决定偷袭中途岛。但美军从击沉的日本潜艇船舱里捞出了一份密码本,提前截获并破译了山本五十六的机密,最终美国未战先胜。)

RSA改变了一切。非对称加密技术背后的一个简单原理是,找到某些很难算出答案但很容易检验答案的数学难题(比如一个拼图游戏),使用这些数学难题进行加密。这意味着任何拥有计算机的人都能以微不足道的成本进行安全通信。

当然,如果真的想的话,一个有充足动机的黑客仍然可以破解你的笔记本电脑,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雇佣一个打手,在你提供私钥之前,威胁要用扳手敲开你的脑袋。但是这样一来,那个持凶器的打手需要得到很大的激励和补偿才会愿意为你卖命,同时这个打手还要愿意且能够保守这个私钥的秘密。

所以,这种方式对个人来说算一种威胁,但在可扩展性上,这种威胁的效果会发生动态变化,大打折扣。一个持凶器的打手,一个有木马病毒的视频,或者一个出于利益的高压政治打击,这些最终都很容易被反击所淹没。

5

非对称的钱

 

加密朋克几十年来一直在为个人自由、通信自由和隐私权利建立工具,但世界其他角落里的发展显然速度要比他们更快。

网景浏览器和甲骨文数据库建立了新的数字公共空间,谷歌和Facebook最终占领了这个数字公共空间。他们投入大量的资金,直到自己的产品在市场上占据主导,能够形成网络的垄断,就像舰队在海上建立封锁、占据阻塞点、拦截走私者那样。现在任何潜在的创业公司最好的选择是加入谷歌和Facebbook的阵营,而不是与之竞争。

只要商业权力掌握在中心化的实体手中,数字公共空间的运作方式就会像公海一样——由前期获得早期资本的垄断者所主导。

对谷歌和Facebook这些互联网巨头来说,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个数字公地空间并非铁板一块,它开始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数字稀缺性是互联网体系结构的一次新的构造转变,这次转变将对互联网巨头的商业模式造成威胁,这些商业模式曾经使他们能通过收集用户数据源源不断的赚到钱。

数字公地就像大海。它把不同人的想法一一搬运出去,跨越国界,运送到其他人面前,最终让我们能源源不断地接触到世界上最好的(也可能是最差的)思想。

随着比特币的兴起,现实世界中那些真实的经济价值,也开始通过这些原本运送想法的管道进行传输、移动。任何人都无法长期占据其中的某一个位置,当数字世界里的交通运输找到了一条更好的路线时,新的阻塞点涌起,积累短暂的蓬勃发展,然后又迅速消亡。

但与海上公地不同的是,数字领域的这种力量平衡正在更多的向个人转移。非对称加密技术的力量就像非对称暴力战争。国家网络安全组织具有强大的能力和充足的资金,但与20世纪的军队一样,它们无法将新技术的规模与其固有的中心化模式相匹配。

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是海军领域的“孙武”,他发展了海军孙子兵法的核心思想,即任何海军的目标都应该是控制公地。控制公地意味着控制商业,控制商业意味着控制了移动世界的齿轮。

在数字世界里,中本聪为人类创造了另一种武器,让我们能为自己夺取这种力量。

(完)

发表于 2019年4月11日

作者:Hector Rosekrans

原文:http://hectorrosekrans.com/2019/04/11/bitcoin-is-a-weapon/

翻译:Retric

来源:橙皮书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北竹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联系我们

QQ:

1739447883

邮箱:

173944788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