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北竹林首页
  2. 资讯
  3. 区块链

资深学者:高效的“央行数字货币”完全是天方夜谭

本文作者为卡托研究所资深学者、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Larry White。他也是银行和货币政策方面的专家,是多本经济学著作的作者。
1月份,我有幸参加了瑞士达沃斯区块链经济论坛的“新金融体系:去中心化?”…

本文作者为卡托研究所资深学者、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Larry White。他也是银行和货币政策方面的专家,是多本经济学著作的作者。


1月份,我有幸参加了瑞士达沃斯区块链经济论坛的“新金融体系:去中心化?”圆桌讨论。圆桌讨论之前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Nouriel Roubini教授的演讲。在他的演讲中,Roubini对他所认为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进行了清楚的说明。

201811050402489434

首先我们要对“央行数字货币”这个术语进行解释和澄清:Roubini和其他经济学家所倡导的“央行数字货币”实际上并不是一种货币。他们的提议是可转账的账户余额,而不是像硬币或纸币那样可以在不需要任何新的分类账入口的情况进行点对点流通的媒介。Roubini本人指出,中央银行没有动力发行一种在点对点交易中匿名或使用假名流通,不通过银行间清算系统而是通过分布式分类账系统验证的数字货币或者代币。

由于可转账账户余额的提议使得“数字货币”这个用词略显不当,我建议我们更准确地称其为“央行零售账户(central bank retail accounts)”或CBRA。

Roubini讨论CBRA的主要内容是,它将允许普通家庭和企业在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开立支票账户 (目前只有经批准的金融机构和美国财政部才能在联邦储备系统的资产表上拥有账户)。用他的话来说:

“假设你创建了一个央行数字货币。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这是一个中心化的分类账,所有交易都在这里进行。 …… 每个人也会有中央银行账户,因此可以像花旗银行或摩根大通或任何其他商业银行一样连接到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 ……所以,如果我要给你钱,我可以通过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进行转账……就像银行在银行间系统中所做的那样。”

我暂时先抛开对CBRA的第一个反对意见:如果支票存款(checkable deposit)成为中央银行负债,那么央行提供的可贷资金将不再由竞争激烈的私人银行系统分配,而是由政府分配,这是效率低下且任人唯亲的一种方法。正如Roubini在某一点上所暗示的那样,我将假设美联储将进行批发式的拍卖,以将资金借给商业银行。然后,我们可以只关注支票存款服务。

中央银行成为零售支付服务提供商的情况会怎么样呢?Roubini继续说道:

“这将是一个非常高效的系统。这几乎是无成本的。这样也会很安全。 ……这会减少很多交易成本。 …… 你可以免费与中央银行联系。当然,它将支配个人在私人商业银行中的存款。”

他补充说,央行将提供“更有效、零成本的服务。”经济学家Michael Bordo和Andrew Levin也认为,CBRA将是“几乎无成本的交换媒介”。

但是,这种情况取决于一个明显不合逻辑的推论:中央银行在批发(wholesale)支付方面是高效的,因此它们在零售(retail)支付方面是高效的。

即使主要前提是正确的(将银行间结算系统国有化会提高其效率这一观点也存疑),并不意味着中央银行在零售支付服务方面(即向个人和企业提供可转账的存款账户,并且成本低于商业银行,更不用说他们能以接近零的成本提供这些服务)具有优势。零成本服务简直就是一种天方夜谭。

以满足用户需求的方式管理零售账户是不可能实现零成本的,正如我们在竞争环境中所看到的那样,提供商都有动力去提高成本效益。商业银行在分支机构和ATM上大量投资。它们还雇用柜员、客户服务代表和电话服务人员来处理账户申请(包括身份验证),处理现金和外汇业务,回答客户问题以及解决纠纷等。而中央银行在提供此类消费者服务方面缺乏经验。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数据,2016年存款机构雇用了444,000名柜员和120,700名客户服务代表。与此同时,BLS估计2016年美联储雇用了大约100名柜员和300名客户服务代表。如果我们将一半的商业银行客户服务员工分配到存款收集方,然后保守地乘以0.165,因为2016年12月支票存款是美国银行系统存款总额(M2-M1 +支票存款)的16.5%,我们得到19,915名客户服务代表,他们将专门负责活期存款业务。加上柜员,我们估计有463,915名美国商业银行员工在全国各大银行处理处理零售支付账户业务。

那么,如果美联储接管零售活期存款业务,它将不得不雇用超过40万名员工,以提供与当前银行相同水平的消费者服务。请注意,利润动机以及亏损公司的不断淘汰,促使商业银行不会低效地增加员工。美联储不会面对这样的动机或准则。目前,联邦储备系统拥有约20,000名员工。大概估计,接管零售业务的人数就会增长超过二十倍。即使只增长五倍,也不可能让零售活期存款国有化使得“几乎无成本”的系统能够“免费”提供同等或更好的服务。

当然,并非所有商业银行都会为每个支票账户支付相同的费用。网上银行的成本可能低于实体银行。但网上银行也提供相对较少的服务。客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选择:更高花费享受更多服务,还是较低花费享受少一点的服务。如果中央银行零售账户仅是以线上形式存在以减少开支,它们将无法提供许多客户期望的服务水平。Roubini预测CBRA将“主导(dominate)”所有其他支付选项——所有客户将自愿从商业账户转向中央银行账户——似乎与网上支票账户市场份额相对较小的现实情况不相符。

对于中央银行零售支付“几乎无成本”的说法,我可以做出的最合理的解读是,这些观点适用于保证金存款转账(marginal deposit transfer)的处理。但是当考虑从一个系统切换到另一个系统时,我们需要比较两个系统的总成本。建立和维护账户的边际成本不容忽视。我们现行制度中的保证金存款转账也几乎是无成本的。这并不能消除资本和劳动力消费服务需要吸引和留存支票账户客户的事实。

对于那些尚未准备好(例如由于效率或隐私问题)将零售支付国有化的人,Roubini提出了另一种模式:零售活期存款将留在商业银行,但涉及特殊CBRA存款的交易(可能需要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资产100%支撑的交易)可以立即结算。像Bordo和Levin一样,这一模式最初的提出者、IMF总裁Christine Lagarde称之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Lagarde承认,通过消除竞争,全面国有化“可能反而会扼杀创新”,因此最好的制度可能是“金融机构和初创企业能够自由地专注于它们最擅长的事情——客户界面和创新。”

这种形式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既不是货币,也不是中央银行发行的——对效率和隐私的威胁较小,前提是消费者可以选择留在商业银行。 美联储CBRA存款必须提供有吸引力的服务组合(没有分支机构,没有ATM,但支付清算快)以吸引消费者。 原则上美联储只能公平竞争,而不是强迫性的竞争。 在这样一个实体不受损益约束的系统中,确保美联储收取的价格——以及它向零售账户持有人支付的利率——完全反映其提供零售服务的成本将是至关重要的,但这很难保证 。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北竹林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联系我们

QQ:

1739447883

邮箱:

1739447883@qq.com